东汉青铜摇钱树被成功修复树高110厘米饰有凤鸟、玉璧、人物造型独特而华丽十分罕见!

东汉青铜摇钱树被成功修复树高110厘米饰有凤鸟、玉璧、人物造型独特而华丽十分罕见!

一棵东汉时期的青铜摇钱树近日被成功修复并展现在世人面前。

2018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宝鸡一座东汉砖室墓中发现一棵青铜摇钱树,经过2年多的保护与清理,近日,这棵青铜摇钱树被成功修复。

据了解,“摇钱树”主要分布在以四川地区为中心的西南地区,在陕西勉县、城固县等地也曾发现和出土,在秦岭以北及中原一带比较罕见。这件东汉青铜“摇钱树”是陕西目前发现的较完整的一件,蕴含了东汉时期大量的历史、民族、民俗宗教及神话信息。

说句老实话,我从来不觉得直播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比如快手116购物狂欢节期间,有的明星在直播间中卖最新的Iphone手机,除了平台直播间的官方补贴,在手机到手之后,还可以联系明星主播的小助理,明星本人自掏腰包再退补贴100块。

不仅如此,在搭档明星嘉宾方面,华少也一改很多明星直播上来就卖的操作,而是设计一系列的游戏玩笑让明星消除掉防备不适,之后再一步步切到直播卖货,甚至在把游戏的奖励设计成补贴。

每一声欢笑背后,是人与人之间的关联和信任,不单纯是为了卖货而卖货。

卖厨房电器的时候,就在厨房,卖零食的时候又调回到一个视觉更加集中的场景。

主播看似只需要站在镜头前跟大家聊天,然后给大家讲讲货,但真的不是那么一回事。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一般人能注意力集中25分钟就算是个中翘楚了。

省下来的钱,无论是去做一笔小理财作为备用还是去学一个新技能,都能稍微提升一点自己未来抗风险的能力。

平台,商家,明星,消费者,每个人都因为各自的需求走到了一起。

要说这波快手直播电商与明星生态的良性互动,本身也是投石问路,为这个产业在未来的持久发展,试错探索更多的丰富性和可能性。

原本直播平台的赛道是你方唱罢我登台,谁都光鲜两三天,但今年双十一期间的明星直播市场,出现了一个变数。

从一批又一批的明星爱豆们的大规模入驻,到后来体育圈科研圈也逐渐进场,似乎有点名气的人都给拉进去了。

确实,配合各大直播电商花花绿绿的数据战报,光鲜的成绩,嚣张的数据,更加速了有些人想要冲击直播行业的决心。

直播行业从兴起至今,用户也被调教的差不多了,这种售卖形式确实变成了一种主流,但主流也不是谁都能玩儿的。

这件青铜“摇钱树”是2018年在宝鸡南郊郭家崖一座东汉时期的砖券室墓中发现的,由于墓葬受到雨水和淤泥浸泡,摇钱树出土时已经发生折断,只剩下86厘米残高,树叶残枝散落周围,修复难度很大。

二,接地气的选品和谈吐,抛梗和接梗能力一流。

还有吃完燕窝桌上的水,他也是自然而然就擦了,没有说指挥工作人员擦一下,这种细节其实消费者都是看在眼里的。

其实,不管是之前还是未来,不论主播是明星还是红人,电商的核心都是人。

直播非常讲究话术和节奏,但是也更强调持续的可看性。直播的屏幕设备有限,消费者来来去去,如何能吸引人源源不断地进来并且留下,是关键。

哪个行业不是把自己最好看的成绩扒拉出来给人看,一旦你拿头部的光鲜耀眼去考量全行业,你就输了。

道理是死的,一块贫瘠的土地,注定种不出丰收的粮食,这是规则。

直播带货最后的指向行为是购买,而推动购买决策的驱动力,往往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以及价格便宜。

这件摇钱树通高110厘米,由主干、枝叶和底座三部分组成。在青铜树干上分别有纵横交错的五层枝叶,装饰题材分别有凤鸟、玉璧、人物等,造型独特而华丽,十分罕见。

就拿今年快手116购物狂欢节来说,规模和周期都比以往更大更长,从10月31日到11月11日,每天进行一场明星直播卖货活动。

对于年轻人来说,网购是很容易的事情,切换各种App来回比价凑单很容易。但是对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切换个画面有时候都很费劲,更别说算钱了。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广网、中新网、陕西卫视

直播不行,观众随时随地都在盯着镜头前主播的一举一动,所有的什么小动作都看得见。

消费本身带有很强的主观意愿,直播足够精彩好看,消费者往往更愿意买单。

2020年6月,“东盟杰青计划”期满,吴晖锽选择继续留在中国、留在广西。他受聘为广西大学“君武学者”、广西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并出任电气及自动化系系主任。

记者走进吴晖锽的办公室时,他正在电脑前指导一名研究生进行数据分析。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坐了10余名研究生,虽然稍显拥挤,但科研氛围却十分浓厚。

某种意义上说,明星做直播卖货合情合理,但是最后能不能毕其功于一役,还要看更现实的因素,价格。

这种大规模的入驻,可以看作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代言行为,但要让这些人做直播卖货,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但直播卖货的大盘,又从不取决于一个两个人。

陕西省考古研究员院助理研究员冯丹介绍,复原后的摇钱树树干共分五节,每节铸造一尊佛像共计五尊。佛像头顶有高肉髻,头后有椭圆形顶光,佛像大眼圆瞪,面部丰满,衣纹清晰,左手拳握,右手掌心向外部,使用无畏印,双腿盘曲,呈结跏趺坐。树干上有纵横交错的五层枝叶,其题材有凤鸟、钱形枝叶、凤鸟玉璧、猴等。其中位于第5层枝叶正中的璧与佛像图案虽然略微残破,但是对照以往出土的佛像枝叶,其形象依稀可见。佛两侧各站立两个人,头戴尖顶帽,大眼,高鼻,抬头向上似乎在仰视佛像,手执莲花藤。佛像两侧以莲花状树叶装饰,树叶顶部各有一朵莲花,花瓣为8瓣,佛与莲花以及戴尖顶帽的小人均与蔓草之属连接。底下有铜钱的形象。

觉得直播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人,真是绿油油的韭菜。

大脑会缺氧,精神会涣散。

在“东盟杰青计划”实施期间,吴晖锽的科研课题是寻找一套智慧数据平台,以整合可再生能源(RES)、热电联产(CHP)、电力需求方管理(DSM)等多方供求端信息,使用户、电网及政府部门更高效地应用电力。吴晖锽以电动汽车用电为例来说明他的研究方向,随着电动汽车使用量剧增,车主很可能集中在同一时段充电,这将带来用电高峰,影响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他的研究就是要搭建一个智能数据平台,利用算法预测电动汽车各时段的充电功率,为车主量身定制充电方案,在此基础上推行分时电价策略,激励车主错峰充电。这个智能数据平台可以优化电动汽车的动力输出,为车主规划最佳充电路线,把电动汽车的闲置电力输送到微电网给他人使用,从而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

消费者向来用脚投票的。只要你卖得足够便宜,卖货这事,永远不会缺销量。

大家都是普通人,买和卖,看直播买更便宜,都只是普通人过生活。

快手做明星直播,客观上也为大家网购的需求做了减法。简单说是看,看中了,抢就行了。只要事先设置好收货地址,然后拼手速,哪怕对年纪大一点的长辈也非常地通俗易懂,好上手。

算了一下,快手116购物狂欢节期间的明星直播,基本时长都在4个小时往上走。

还会考虑到嘉宾本身到底适合做什么,给到明星自由发挥的空间和机会,直播中杨幂就有金句“看之前觉得生活美满,看之后觉得什么都缺”,当即就戳中了很多人。

最直接的创意变化,从视觉开始。

但最后的呈现,则是各方的共创的结果。

大家都是从陌生到建立信任支持,最后到购买。

其实明星也有普通人的一面,不同场景下的挖掘,会让直播本身更具共情。

快手平台的特性,决定在这里搞直播要更加面向普罗大众,气氛非常重要。

明星身上自带的曝光流量,以及他们天然跟粉丝之间的信任,完全有理由来实现这件事。

只看头部,却不顾腿部和脚部,简直是脑袋长在了臀部。

一般有这样想法的朋友,我都劝他们早点睡,缺觉真的不好,容易产生幻觉。

短短一年时间里,吴晖锽发表了4篇SCI论文,取得了阶段性的研究成果。在他的积极推动下,广西大学电气工程学院与东盟能源研究中心、印度尼西亚科学院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

它的整条流水线,涵盖了从招商、选品、定价、规则制定,然后才是直播,谁来直播,到退货率管控、结算、售后客诉,到宣传PR吸引厂商,其实更细节的还有直播商品的顺位次序,主播的解说词时间长短等。

看直播到底在看什么,或者说消费者更加愿意看到什么样的明星直播卖货?

工作之余,吴晖锽喜欢在校园里跑步锻炼身体。他表示广西大学所在的南宁市绿化很好,气候宜人,生活便利,菜肴也符合他的口味。他计划在防疫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把家人接到身边长住。(完)

直播的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在直播平台。

而且在行业这里,主播明星个人的号召力和聚集能力,确实存在,但是还不够能打。

快手116购物狂欢节邀请明星天团带货,采取了一种折中的调整方式,打造了一个为期十二天的场景化直播综艺。

这其实是财产的合理分配。

因为快手直播间的粉丝们喊他肥仔,所以这回快手116狂欢购物节,华少干脆把他直播间命名为「肥仔华百货公司」。

像华少在直播中就安插了明星的访谈的环节,直播的节奏得以缓冲,观众也有了休息放松喘口气的机会,不至于疲劳。同时也让明星更能去适应直播的节奏,不至于让他们显得拘谨在一旁,坐如钟。

可以这样算一笔账,正常工作也就8小时,有些人甚至还能带薪上厕所,下楼买咖啡溜号摸鱼。

从直播带货的历程来看,不论是刚开始的网红带货,还是后来诞生的头部主播,以及现在热火烹油的明星带货,直播场燥起来最终的原因都绕不开背后的力量,平台生态的推手,才是直播热的元逻辑。

大家出于对平台,明星的信任,在手机上边看直播,边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在家等着收快递就行了。

这才是真正对“普通人友好”的电商,也是快手这次116购物狂欢节一直强调的“看直播买更便宜”。

买便宜需要门槛,快手强调看得开心,买得便宜。

这种直播,注定做不成多少生意。

从平台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博弈。

但是她在卖美妆产品的时候亲自给主持人化女团妆,这种女团本团亲自为产品现身说法,一顿临场操作,又猛又飒,这就成为了直播中的强记忆点。

116开业那天,他还为此专门搭建了一个开业场景,邀请嘉宾杨幂郑重剪彩。

要说,直播最好看的东西,一定是即兴和临场发挥。

还有,直播卖货中明星的卖力吆喝和表演,说到底是在为购买赋能。但是最终能催化消费者购买到下单的,是有没有机会薅明星的羊毛。

电商的结构的重心并不在流量端这里,而在背后平台的能力和资源。

更有创意的是,直播里他还把“偶像包袱”实物化做成了抱枕,结果微博上王耀庆“一元卖偶像包袱”,当场出圈。

早在6月份,从宣布张雨绮作为首位明星电商代言人开始,快手就开始各种动作不断。

以人为本,不是一句空话,直播电商最终绕不过的是商业的底层逻辑,是满足人们的需求。

现在市面上的很多明星直播,是种静态直播,明星充其量只是人形背景板。

买便宜也是需求,节约是一种美德,这里省一点那里省一点,把平时买东西的需求规划到每年的购物节期间买,就是更便宜。

将心比心,让你说小嘴叭叭叭说5分钟的话,可能你可以,但是连续说20分钟,几个小时呢?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研究室副主任宋俊荣说,“我们第一点先清除它的锈蚀,锈蚀清除完了以后,把所有保存较完好的一些叶片分类,进行缺失的补缺。清理的时候,上面的锈蚀基本上都是在显微镜底下用手术刀清理,因为它太酥了,太脆太薄。”

直播中,他们整组人在直播基地跑前跑后,根据不同产品的特性,调整不同的情境场。

四,好看的直播一定是讲细节控场的,也一定是能看出人情味的。

直播全程都是助播吆喝,他捧哏,让他试吃不真吃,让他试妆不愿意。对产品完全不了解,最后干巴巴一两个小时坐板凳,直播结束。

直播的诞生也是从需求开始的,大家在直播平台上分享自己生活,体会,渴望更多的沟通交流。直播卖货也是需求,多个渠道多条路,没什么不好。

跟大家跳跳女团舞,带着大家试会拔丝的护肤品。

在这个阶段,比拼的较量场,又将重新压到直播本身,拼的就是平台的明星直播谁更精彩。

像孟美岐这样的爱豆,偶像包袱和表情管理直接丢一旁,和主持人当场做起了搞怪表情包,确实很出人意料,但是还不够意外。

虽然我能理解大家想要表达的意思,但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对普通消费者来说,这种便宜,好上加好。对粉丝来说,这个便宜是从明星手上接过来了的,除了便宜,这还是一种联系,是人和人之间的情感维系和信任维护。

比如王耀庆直播那场,在卖燕窝的环节,他不仅自己见缝插针给自己加梗,一个人连吃三碗,还直接揣兜,宣称要给腾格尔老师打包一碗。这种细节就非常有感染力,吃到东西好吃,给朋友打包一份分享品尝,是人之常情。

2018年,吴晖锽在工作中接触了不少中国的科研机构和工程师。他惊讶于中国近年来的科技发展,想把自己未来的事业重心放在中国。2019年7月,吴晖锽申请广西科技厅实施的“东盟杰出青年科学家来华入桂工作计划”(简称“东盟杰青计划”),获聘进入广西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开展为期1年的科研工作。

还有很多人感慨,直播果然是个好行业。

快手只是把这些需求搜集到了一起,用电商通过明星直播卖货的方式,把这些需求串到了一起。

庞大的用户基数和日活,一直是快手手里的一张王牌,但推动这个流量池进行运转变现,还需要借助外部的力量。

但其实在渠道内,一个商家会给到的电商渠道的价格本身都是非常接近的,这时候就需要平台自己烧钱补贴,最后的结果是,你便宜,他也差不多。

据央广网消息,这件由人物、动物、铜钱等诸多元素组成的摇钱树造型精美、工艺复杂,见证了两千年前秦岭蜀道两端的文化交流。

电商卖货不仅开始讲周期和档期了,现在开始开讲的是做营销,铺渠道,做补贴。

甚至还有各种给插科打诨,找机会抖机灵给消费者谋福利,眼霜原本送两支,在他人有三只眼睛“左眼、右眼和肚脐眼”的神逻辑之下,最后主持人不得不当场改规则送三支,这样就让明星主播和助理之间有了你来我往的互动。

要说明星自己也苦恼,自己的职业需要接受这样一个变化,要坐在狭窄的直播间介绍产品,还真的放不开,想说话,也觉得跟主持人或者助理没什么好聊的。

每组直播的明星,都可以根据自身的调性和需要,对直播进行适当的创意规划。

这波营销十分耐人寻味。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田亚岐介绍,“从墓葬习俗上来讲,摇钱树是东汉时期流行于四川一带的,被认为是吉祥物,也称为神树,它的意义就是进一步研究古代随着秦岭蜀道的开通西南地区和中原地区文化交流与传播,从这个方面来说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佐证。”

像王耀庆直播的时候就会非常逗比的跟大家融成一片,特别放得开。

即便是后续收货有任何的问题,也能联系售后或者小助理解决,有活生生的人帮忙解决。

三,保持直播的持续可看性,需要联动全场。

想要做好明星电商直播卖货,离不开创意的支持。

这是一个风口上形成的行业,一个形式体系,火爆的原因盘根错节。明星直播不是我们看到的几个人拿了一部手机,就做起来的热点。